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冷殿毒宠,天才炼阵师》妃要逆天天才炼阵师 第27章 斗酒会恶斗白莲(4) 冷殿毒宠,天才炼阵师大叔受

《冷殿毒宠,天才炼阵师》妃要逆天天才炼阵师 第27章 斗酒会恶斗白莲(4) 冷殿毒宠,天才炼阵师大叔受

发布时间:2019-03-31 21:10:32编辑:百小白来源:阅文集团小说作者:柒年锦言 状态:已完结

《冷殿毒宠,天才炼阵师》作者:柒年锦言,玄幻类型小说,主角:姜盈惜,苗灵语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“碰!”酒杯再次碎了,这次碎得更加彻底,碎片几乎被碾成了粉末,混合着清香四溢的酒水慢慢的淌了满桌。 御青璃翻身落地,小脸上一抹恬

《冷殿毒宠,天才炼阵师》 免费试读


“碰!”酒杯再次碎了,这次碎得更加彻底,碎片几乎被碾成了粉末,混合着清香四溢的酒水慢慢的淌了满桌。

御青璃翻身落地,小脸上一抹恬静的浅笑让她显得有些稚气可爱,她拍着衣袖走到姜盈惜面前道:“第一局的回礼,姜小姐千万不要犹豫,请尽情的、愉快的舔桌子!不用给我面子,你请吧。”

“噗呲。”

“哈哈哈,这四小姐真狠。”

“啊哟喂,御青璃实在太逗了。你看姜大小姐那张脸,都气歪了。”

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大,也跟着大声喊道:“姜小姐千万不要犹豫,赶紧尽情的、愉快的舔桌子啊!我们青璃小姐还等着呢!”

“对啊,对啊,难得我们青璃小姐如此有心,如此大方,姜小姐莫非是看不起我们青璃小姐这份礼?”

“……”

绯夜:“主人,你大概是有粉丝了。”

御青璃:“突然好想吃排骨炖粉条。”

绯夜:“……”

苗灵语此时已经抽着嘴角宣布第二杯酒由姜盈惜获得,请她作答,姜盈惜白着脸僵硬的站着,不发一语。

众人起哄的声音越来越大,御青璃看到姜盈惜的唇角破了,流下一道浅浅的红,她放在膝盖上的手紧握成拳,暴露的青筋就好似白馒头掉进了粪坑里……

“主人你彻底把人姑娘给得罪了,啧啧啧,你以后的日子啊……”

“不好意思,这锅我不背。这仇恨的导火索又不是我点燃了。”

用一句粗俗但精辟的话形容姜盈惜此人的所作所为,便是当了婊又想立贞节牌坊,结果牌坊被强拆了却把拆牌坊的人给怨恨上了,丝毫不考虑自己当婊的时候恶心人带给旁人的巨大伤害。

能不能让人好好一报还一报了?

切。

姜盈惜主动放弃了第二局“得来不易”的胜利,也如绯夜那张乌鸦嘴说的一样,这之后的争夺中,姜盈惜彻底化身为一头疯狗,盯上了御青璃这肉多汁嫩的小鲜肉。

那简直就是无所不用其极,手段之无耻让人不敢想象这些行为是出自那位淡如秋月、明如清霜的姜大小姐,此时的她就像修仙修得走火入魔了一般,行为之荒诞令人瞠目结舌。

比如趁机攻人下三路、掏胸十八招、抓发锁喉脱人衣……

然而在姜盈惜这样不堪入目的阻扰下,御青璃应对得依旧从容如故,行止如风,轻灵而优雅,她就像一弯山涧清泉,缓缓地流经众人的心田,更像冰山上的皑皑白雪,淡漠出尘却令人着迷。

她有时候也会为了应对姜盈惜的纠缠而失手,不过她似乎一点也不着急,比分被拉平了又马上追了回来。

她不喝酒,答题只靠鼻子,却一次错误也没出过。

当她一脚踢飞姜盈惜,拿起她的第五杯胜利品时,众人不由得屏息以待,只听她一贯清冷的声音缓缓说道:“此酒以薄荷子、勾钱草、赤水莲、香米、善雨茶,配以山涧雪水熬煮三天三夜,又选阴月阴日阴时封存于寒梅树下九九八十一天方酿制而成。

她说着,视线移向苗灵语:“素闻苗楼主以酿造暖情酒闻名,我虽未曾有幸品得暖情,倒是也曾听闻一二,我手中此酒香如丝缕,前味薄而后味浓,甜中微酸带涩,恰如情之一物,冷暖自知,想来此酒便是暖情无疑了吧?”

苗灵语不由一怔,素手微松,一直高悬于半空的身体轻轻落下,红裙妖娆,美丽不可方物,她走到御青璃身前,有些疑或的开口:“你是如何光凭气味便判断出此酒的酿制过程的?”

居然连时间和天数都能准确无误的判断出来,若非暖情的酿造从头到尾就只有她自己参与,她都要怀疑有人泄密出去了。

她这般问话已是肯定了御青璃的猜测,更说明她答对了。

御青璃淡笑,将手中酒杯置于桌上,“看家本领,恕我无可奉告。”反正说了她也不懂。

苗灵语也意识到自己问话有些唐突,干笑了两声,退后几步正准备宣布此次斗酒会的胜负之时——

“四妹妹你也太没分寸了,暖情酒乃灵语楼镇楼之宝,你这般毫无顾忌的将酿造过程说出来,岂不是让苗楼主的生意做不下去吗?没娘的野种做事就是这般没教养!”御梓熏这头大猩猩又不甘寂寞的跳出来捣蛋了。

一听这话,绯夜心里咯噔一声,暗叫一声“不好”,今日这事看来没法善了。

御青璃终于抬头看了一眼御梓熏所在的雅阁,饱满红艳的红唇扯出一道浅浅的弧度,清秀的小脸这瞬间竟有一种惊心动魄的魅色,像一株盛放的罂粟,纯美绝艳。

然而,剧毒无比。

“苗楼主,我可是胜了这场斗酒会?”她浅笑着问。

苗灵语似被恍了神,点了点头说道:“自然,此次斗酒会获胜者即是御青璃小姐。恭喜你!”

御青璃依旧笑得纯粹,她说:“很好。”

然后众人只见她已笑容灿烂的飞身跃起,抓住一根纱幔,动作优雅迅捷,像一场曼妙的舞蹈,比之方才苗灵语出场时的动作更加干净利落,也更灵活。

不过短短一瞬,她的身影已窜上了二楼,正巧落在了御梓熏所在的雅阁前……

珠帘摇曳之后,便是一阵尖叫,下一秒,御梓熏壮硕的身体像炮弹一般滚了出来,重重的撞上二楼栏杆,栏杆承受不住“噼里啪啦”声声断裂……

接着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御梓熏整个人掉落在了一楼的圆台中央,她呼痛的哀嚎声还未响起,御青璃就已经飞身而下一脚踩在了她的胸口。

从御梓熏不断从嘴角喷出的大口鲜血可以知晓,御青璃那一脚踩得有多重!

现场所有人都被彻底惊住了,谁也没料到御青璃会做得这般狠绝,这简直就是在要御梓熏的命了……

众人只听她冷泉般的声音在空气里缓缓流淌,阴冷地好似来自幽冥地狱:“第一次挑衅我是因为你无知,我看在姐妹一场的份上勉为其难的忍了;第二次挑衅我是因为你愚蠢,而我……”

“最讨厌愚蠢又自不量力的人了。”敢骂她是野种是吧?呵呵呵……

她的动作和她的话几乎是同步的,当最后一个音节落下之时,同时响起的还有御梓熏痛苦凄厉的哀嚎,和楼内众人不敢置信的抽气声……

伴随着重物掉落而下的清脆撞击声,少女退身几步,持刀而立,纤细瘦弱如故,只是那通身蔓延的煞气如凝成了实质,让人不敢忽视,更不敢靠近。

她的正前方,是一截血淋淋仍在不断抽动的断臂,它曾经的主人是御梓熏,而成为断臂维纳斯的御梓熏神情痛苦的在地上打滚,哀鸣声声声不止。

谁都没想到这样血腥的一幕会发生在灵语楼里,一时间,除了御梓熏发出的哭天抢地的噪音之外,全场陷入死一样的寂静,无人说话,无人动作,仿佛整座灵语楼在这瞬间被时光冻结,直到雅阁内一名胆子较小的女客尖叫一声晕了过去,终于划破静的幕布……

所有人似被同时惊醒。

姜盈惜这时也苍白着小脸跑到只剩左臂的御梓熏面前,蹲下身颤抖的抬起自己如玉葱般的手指,小心翼翼的碰触了一下不断呻吟的御梓熏:“……二姐姐,你……还好吧?”

御梓熏的回答便是白眼一翻,晕死了过去,她很不好。

林府的侍女已经涌了上来,尖叫的尖叫,哭泣的哭泣,现场混乱,好不容易才在灵语楼伙计们的帮助下将新晋残疾人御梓熏给带走了。

“……御青璃,你的心肠怎能如此歹毒?她是你的亲堂姐,是你的亲人,你怎能下得去手?”愤怒的姜盈惜很像一个小丑,花脸红鼻,但她显然没有逗人娱乐的天赋。

御青璃轻轻眨了眨眼,挥了挥手中的绯夜,一脸真诚的问:“姜小姐你的心肠好,那要不要一起断臂陪我那可怜的亲堂姐?左手如何?你俩一左一右站一起说不定还能当彼此的翅膀呢?”

姜盈惜被堵得半句话也坑不出来,谁让御青璃说的话一点也不像在开玩笑,谁让她刚刚还毫不留情的当众剁了御梓熏一条胳膊?

御青璃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,她不能跟个疯子硬碰硬,所以众人只听姜大小姐落下一句:“御青璃,咱们走着瞧。”就飞快的夹着尾巴带着她的人匆匆消失了。

这一次,姜盈惜一败涂地,脸面丢尽,从此后人们再提起她时语气里总带了几分戏谑与调侃,第一神童的名声一落千丈。

“不好意思苗楼主,污了你的灵语楼,你的损失可以从我的奖金里扣除。”御青璃收回绯夜,转头面向苗灵语。

苗灵语此时看向御青璃的神色颇为复杂,多了几分忌惮,又生出了几分欣赏,她深呼了一口气,摇头道:“不过是些小事,御小姐不必计较。陶管事,还不去将奖金和宝器拿来给御小姐。”

陶管事也是心有余悸,敬畏不已的看了眼御青璃,端着手里的托盘送过去。

御青璃扫了一眼接过来便放进了储物袋里,她认为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,所以朝苗灵语礼貌的点了点头,就准备转身离开,她还赶着去取给御梓昕备的“薄礼”呢。

“破障果,你可有兴趣?”

《冷殿毒宠,天才炼阵师》 精彩点评

这个作者(柒年锦言)很坑,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,就跳出来写个几章,向读者们道个歉,讲出个理由来。什么离婚啊?什么在忙相亲啊?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,等个几天故态复萌,又断更了!!!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。这么一《冷殿毒宠,天才炼阵师》写了好几年了,至少三四年吧,才更了100多章。而且目前又坑了。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。生孩子?慎入!!!!!

冷殿毒宠,天才炼阵师

作者:柒年锦言类型:玄幻状态:连载中

这个作者(柒年锦言)很坑,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,就跳出来写个几章,向读者们道个歉,讲出个理由来。什么离婚啊?什么在忙相亲啊?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,等个几天故态复萌,又断更了!!!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。这么一《冷殿毒宠,天才炼阵师》写了好几年了,至少三四年吧,才更了100多章。而且目前又坑了。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。生孩子?慎入!!!!!

小说详情